加油,泰勒!——一位澳大利亚脑瘫女孩的长城梦

2017年05月30日 新华社 记者 徐海静 赵博

 

2016年3月的一天,澳大利亚悉尼的托妮·艾尔福德开车送女儿泰勒上学。她问女儿:“我们的下一个家庭梦想是什么?”

彼时,女儿泰勒·沃克-利尔在家人陪伴下刚刚完成上一个梦想,登上了澳大利亚最高峰科希丘什科峰。科希丘什科峰海拔2228米,跟世界那些知名高峰相比不算高,但是对于一个未满10岁、只能借助助步器走路的脑瘫儿童来说,这是个不得了的高度。

下一个目标?泰勒想都没想,脱口而出——“珠穆朗玛峰”。听了这话,托妮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不那么震惊。“这个目标好像还有点远,要不想一个稍微容易实现的目标?”

泰勒想了想,“那就中国的长城吧!听说那个墙很长,大人爬起来都很难呢!”

从那时起,去中国爬长城就成了这个普通澳大利亚家庭努力的目标。

泰勒父亲西蒙是开挖掘机的,母亲托妮由于需要照顾泰勒一直没有工作,最近才与好友合办了一个培训公司。他们住在租来的房子里,泰勒的手术、理疗、药物都要花钱,一切开支都需精打细算。

2016年9月,泰勒预约的大手术排期到了。为了帮助泰勒更好地恢复运动功能,医生为她实施了多部位手术,包括拉长大腿、小腿、跟腱,将双脚的骨头敲断,然后将从臀部取出的两块骨头移植到脚上,以便让她的双脚能够伸直。手术持续了4小时,术后6个星期她一直使用腿部固定装置,还必须重新学习走路。

直到今天,她仍必须戴着护腿板睡觉,出门穿着坚硬的腿部固定器。她没法自己起床,没法自己上下楼,每走一步都十分艰难。然而,从小姑娘的笑脸上看不到这些痛苦。

托妮在泰勒4岁时进入她的生活。与西蒙结婚时,托妮十分清楚要为泰勒付出什么。她辞去了工作,全心全意照顾这个在血缘上跟她没有一点关系的孩子。

托妮从泰勒起床就开始忙碌,帮她摘掉护腿板,扶她下楼,准备早餐,帮助泰勒换衣服,开车送泰勒去学校,送她参加游泳训练,接受理疗,一直到晚上帮泰勒换好睡衣,戴好护腿板,盖好被子……

日复一日,托妮这样照顾了泰勒7年。这样的生活的确很累,但是“泰勒一直激励着我……每当我觉得疲惫时就会想,泰勒从出生就不得不开始奋斗,每一天过得都比我们更加艰难,更加痛苦。但是她从不怨天尤人。”托妮说。

泰勒性格开朗,结交了很多小伙伴。她喜欢上学,因为老师喜欢她,班上有很多从幼儿园起就熟识她的好朋友。大家对她的助步器习以为常,这让泰勒觉得自在。泰勒在学业上很努力。因为去年9月的手术,她耽误了不少课,现在一有空就在家里补习。

泰勒和她的家庭就这样感染、激励着身边的人。泰勒的梦想也是这样口口相传,传到了悉尼一位华人企业家、柯蓝集团总裁李涛耳中。李涛在了解到小姑娘的情况之后,慷慨赞助了泰勒和父母前往中国的大部分费用,并在爬长城之外还安排了逛北京动物园、参观故宫、游览上海迪士尼乐园等项目。

李涛说,无论是中国小孩,还是澳大利亚小孩,都有自己的梦想。梦想登上长城,也许这对于一个11岁的健全孩子来说并非高不可攀,但对于泰勒来说,则是一项大挑战。“我被小姑娘执着地追求和不向命运低头的意志深深打动。祝泰勒中国之行平安顺利,美梦成真!”

眼看泰勒的家庭梦想就要实现,是不是该想下一步了?托妮说,长城之行结束后,泰勒想集中精力练习游泳,参加3年后的2020年东京残奥会。

泰勒6岁时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偶像——2012年伦敦残奥会上一人独得8枚游泳金牌的澳大利亚运动员杰奎琳·弗雷尼。与泰勒一样,弗雷尼也是脑瘫患者。

身体的残疾永远不能禁锢梦想。加油,泰勒!


(责任编辑  许建香)

2017-05-31

相关新闻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