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椅上的美人鱼

2019年11月25日  南方都市报  版次:GA12   记者 高永佳

1. 8月31日,2019世界美人鱼冠军赛,洪文佳与女儿小荩萱(右)上演了一场亲子美人鱼表演秀
1. 8月31日,2019世界美人鱼冠军赛,洪文佳与女儿小荩萱(右)上演了一场亲子美人鱼表演秀。

2. 5年前的一场车祸让洪文佳与轮椅相伴
2. 5年前的一场车祸让洪文佳与轮椅相伴。

3. 大赛中洪文佳作自选动作展示。 世界美人鱼大赛供图
3. 大赛中洪文佳作自选动作展示。 世界美人鱼大赛供图

4. 洪文佳曾是国家一级拉丁舞教练。 受访者供图
4. 洪文佳曾是国家一级拉丁舞教练。 受访者供图

5. 5年前的那场车祸差点夺走洪文佳的左腿
5. 5年前的那场车祸差点夺走洪文佳的左腿。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2019年8月30日,广州琶洲会展中心。

12×6米的巨型玻璃缸里,一条灰白色鳞片的“美人鱼”游进众人的视野。鸭式入水、潜游、踢蹼,她向前游着,偌大的场馆里响起掌声和呐喊,观众为她加油。

尽管她的身材圆滚滚的,并不灵活,也没有表演高难度的动作。

5年前的这一天,一场严重的车祸几乎夺去她的左腿。5年后的同一天,世界美人鱼冠军赛拉开序幕,来自15个国家的70位选手争霸角逐。她站在擂台前,勇敢地迎接挑战。

这是她和自己命运多舛人生的较量。

她叫洪文佳,一条35岁的“美人鱼”,是今年这项赛事中,唯一坐着轮椅来参赛的选手。

“没错,我就是那个‘灰姑娘’。这是我第一次将受伤的腿暴露在这么多人的面前。”


拉丁舞教练再也不能跳舞了


2014年8月30日下午两点左右,云南省昆明市某小区地下停车场。

一辆轿车突然急速向前冲撞,从后方将正在步行取车的两位女士撞倒。车的惯性将其中一位女士夹在了角落房梁柱之间。接连被撞击3次后,轿车气囊弹出,最终迫停。被夹住的女士就是洪文佳。

她的人生轨迹在那一刻改变。

车祸后,她休克了。左腿神经、血管、肌腱断裂,骨头粉碎,极其严重的创伤性及开放性骨折。医生说,她的伤情需要截肢才能得到更好的缓解。洪文佳和丈夫拒绝了这个建议。

在重症室住了一个月,洪文佳的命才保住。

“我只是骨折了,很快就好的。”

“我什么时候可以坐起来?”

“我很想下地走走。”

“我是不是马上能回家了?”

接下来的数个月,洪文佳打熬着自己的肉体和灵魂。

躺在病床上,她眼睁睁地注视着医生为自己手术:骨头坏死、组织感染、手术切割、植皮……坏死的肌肉被一刀一刀地切除。左腿,像冬天的树木,日渐干瘪。残余的表皮,耷拉着,挂在骨头上。

躺在病床上的洪文佳望着天花板,它安静得像面镜子,洪文佳仿佛看见了自己在跳舞:

左腿在前,脚尖朝向前方,右脚向后伸直打开,绷直膝盖,大拇指内侧点地,右跨向后45°,再以8字形为基础,旋转、跳跃……那是曾经的洪文佳,国家一级拉丁舞教练。

美丽的拉丁舞教练再也不能跳跃了,她的舞蹈生涯和人生,都被那辆轿车碾成了碎片。

七八个月以后,她最终明白,自己这辈子,再不可能穿上心爱的高跟鞋翩翩起舞了。

总算是熬过了感染期。

洪文佳在丈夫的照顾下辗转北京、台湾等地求医。

5年,经历了17次手术。


“妈妈,你也可以”


洪文佳车祸时,女儿小荩萱才两岁。

“我们今天开始第一节拉丁舞课,好吗?”在洪文佳曾多年习舞的舞蹈房里,她的爱徒冲着一个穿着红裙的小女孩微笑。小女孩点了点头。洪文佳只能在女孩身后不远处静静地看着。她说,此生最遗憾的是,我不能亲自教女儿跳拉丁舞。因药物激素,洪文佳身材走样发胖,但这不重要。

摆脱轮椅,丢掉拐杖,是洪文佳最渴望的事情。

她在手术台上挣扎了5年,希望陪女儿一起成长。

洪文佳知道女儿喜欢水,喜欢跟美人鱼相关的一切。

“妈妈,我也想要这条美人鱼裙子。”那是3年前,4岁的女儿小荩萱走过路边一家新生儿摄影机构门前,指着婴儿艺术照对洪文佳嚷嚷。“如果你穿上了这条鱼尾巴,还怎么走路呢?”

直到去年,女儿6岁了。洪文佳在朋友圈里看到了一条视频,那是一个小女孩穿着鱼尾巴在水里自由自在地游动。这不就是小荩萱的梦想吗?

在朋友的推荐下,洪文佳为女儿报名了美人鱼课程。每次小荩萱去游泳馆练习,洪文佳总在岸上陪伴。一年过去了,有一天,女儿突然对不会游泳的妈妈说:“妈妈,在水里的时候,腿不需要用力,你也可以。”

洪文佳听罢,仿若时间静止。“我真的还能动吗?”洪文佳反复问自己。洪文佳很害怕水,车祸后再去挑战跟水有关的运动,这更是洪文佳从不敢想象的。

“美人鱼用的是腰腹力量,运动起来吧。”教练对洪文佳说道。

美人鱼运动在国外,是有着职业赛和冠军赛的竞技运动,这项运动需要运用到花样游泳、自由潜水、蹼泳和瑜伽等技巧,近两年在国内兴起。

“为了女儿,我愿意一试。”

 

“你就当一条励志鱼吧”


一天、一周、一个月,洪文佳几乎要放弃了,认为她做不到。

可每当小荩萱在手机里翻看她在水里练习的视频时,总是很开心。洪文佳咬了咬牙,坚持。这一坚持,就是半年。“哪怕我就是那条残缺的鱼,只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它展现出来,那我就赢了。”

穿上了鱼尾,身体的缺陷被遮挡起来。美人鱼的核心发力跟拉丁舞一模一样。

洪文佳在水里游动的时候,找到了行走的自如感。她逐渐喜欢上了这项运动。

“能让我动起来的项目。”洪文佳内心是喜悦的。

今年8月31日,世界美人鱼冠军赛第二天,中场休息。

玻璃缸里演出了一场亲子美人鱼表演秀。洪文佳和女儿小荩萱是其中一对母女组合。

不足3分钟,音乐响起。小荩萱推了妈妈一把,示意她向前游。金色的美人鱼小荩萱在前,妈妈洪文佳甩动着灰色的鱼尾巴,跟在后面,场下再次响起掌声。“很长时间没有像今天这样痛快地运动了。”表演结束后,在后台更衣的洪文佳有点体力不支。

她是国内第一个靠单腿完成美人鱼运动的人。

洪文佳从来未曾想自己会参加这项比赛。

今年6月,她为女儿提交赛事报名表。“你就当一条励志鱼吧。”教练一次又一次鼓励洪文佳去参赛。

选拔初期,选手们需要提交穿鱼尾训练的视频。可洪文佳一直穿着长泳裤训练。她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身材、自己的伤疤。“我才学半年,参赛会拖了大赛的后腿。”她害怕,无法忽略掉的、疤痕累累的左腿。

直到比赛前三天,洪文佳终于决定参赛。

“去吧,穿上了鱼尾也就看不见了,无非我就是胖一点。”

“这是我跟女儿第一次一块表演,也是车祸后还能够在大家面前展示的一次机会。”

洪文佳的心愿是不缺席小荩萱的成长,“美人鱼也许是唯一我能陪伴女儿成长的运动,女儿还这么小,我希望尽可能地陪伴她共同完成学习与生活上的事情来弥补她。”


“他们都在哭,我却笑了”


来到广州,洪文佳依然有怯意。

今年的比赛是国内第二次举办世界级美人鱼冠军赛。赛事指定动作环节不能穿鱼尾,只能穿普通泳衣,而且所有选手使用同一更衣间。“我知道她们都在看我,但是我只能装作不知道。”

8月30日,比赛第一环节指定动作展示,洪文佳硬着头皮来到玻璃缸前。

入水处及展示面恰在玻璃缸左侧,“所有人都会看见我的左腿。”

比赛开始,时间滴答滴答,一分钟一分钟过去。

洪文佳冲进了水里。“我对自己说,妈妈和女儿都在看着我呢,无论如何我都要完成。”

洪文佳总爱问小荩萱,害不害怕看见她受伤的左腿。小荩萱每次都会回答:“不会,不管妈妈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会嫌弃。”

很多人在看到洪文佳参赛视频时哭了。

就像以前,很多人在车祸后探望洪文佳时流下眼泪。

“他们都在哭,我却笑了。”

“我要去影响更多人,那些比我经历过更惨痛的人,我们应该去接受生活带来的挫折,理性地对待,不要去做一些过激的负面行为,我要用自己的精神去鼓励大家。”

美人鱼,一项重新改写了她生命的运动。

她笑着说,自己更像一只胖海豚。

她梦想着建一个环境适宜美人鱼使用的游泳馆,将这项运动发扬光大。

傍晚时分,世界美人鱼冠军赛落下了帷幕。

洪文佳无缘16强,她意料之中。

 

(责任编辑 黄燕如)

编辑日期:2019-11-25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