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声音」代表委员为残疾人发声:“提高基层康复机构服务能力”“残疾人要用教育‘内生造血’”

2019年3月7日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

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们都提出了哪些与残疾人相关的提案和建议呢?小编为您进行了梳理,一起来看看吧!

龙墨

呼吁提高基层康复机构服务能力

我国听障儿童的康复训练经费补贴标准,从“十五”时期每人每年600余元提高到“十二五”时期的上万元。这一现象背后,凝聚着国家对残疾人群体的关爱。

3月3日恰逢“爱耳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听力语言康复研究中心主任龙墨向记者亮出了一串数字:“十二五”期间,15.3681万名听障儿童得到免费康复训练,18.851万名听障儿童家长得到培训及康复指导;7.1869万名成年听力残疾人得到康复服务。对近1万名人工耳蜗植入者术后一年的随访显示,听觉能力、言语能力比术前均有显著提高,术后入普率全国平均接近90%;通过问卷评估,90%以上的成年听力残疾人认为受助后生活质量有很大提升。目前,北京、上海等多地实现了听障儿童康复救助全覆盖。

近年来,助残领域的法规与政策频繁亮相,国家《“十三五”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规划》等专项规划将残疾人公共服务纳入其中。目前,2000多万(人次)残疾人得到康复服务,400多万(人次)残疾人得到托养照料。视力、听力、智力3类残疾儿童少年义务教育入学率超过90%,残疾学生随班就读的比例超过50%。

“然而,我们的工作与残疾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还有很大差距。”龙墨委员说,“保障条件还比较薄弱,城乡发展不平衡,基本公共服务还不能满足各类残疾人的需求,政策宣传应更深入,基层一些康复机构条件亟待改善、服务能力有待提高。”

在她看来,加强残疾人康复服务依然是今后工作的重要内容,是残疾人回归主流社会的基础。为此,建议持续实施《国家残疾预防行动计划(2016-2020年)》,有效减少、控制残疾的发生、发展,利用“助残日”“爱耳日”“残疾预防日”等加大政策宣传力度,传播康复理念和知识。同时,将残疾人康复纳入国家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并制定相关服务规范;发挥社会力量和市场机制作用,为残疾人事业发展注入活力。

龙墨委员强调,应依靠科技创新加快康复辅具产业发展,建立基本辅助器具适配补贴制度。同时,推动更多康复项目纳入基本医疗保险支付范围,让残疾人得到更多便利、安全、实用的辅助器具和服务。

面对基层康复机构建设及服务能力亟待提高的现状,龙墨委员建议,应建立县、乡、村联动互补的残疾人服务网络;推动残疾人家庭医生签约工作,为残疾人融入社会创造更好的条件。此外,需加快康复等相关专业人才培养,推动中国康复大学的建立,完善康复基础及临床学科建设;加强国际交流合作,弘扬“平等、参与、共享”人道主义情怀,为促进国际残疾人事务发展贡献中国力量。

李莉

残疾人要用教育“内生造血”

全国人大代表李莉,是一名来自基层的残疾人代表,她一直把关注点放在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身上。

记者:你履职这些年一直关注残疾人群体。残疾人的脱贫问题也是社会所关注的,你在这方面有哪些建议?

李莉:我觉得残疾人的贫困主要还是知识的贫困。因为身体的不便,在教育上要跟进,用知识来武装头脑,从事一些脑力劳动。我多年呼吁残疾人的教育问题,只有教育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残疾人的“内生造血”功能。一方面,外界对残疾群体进行帮扶;另一方面,残疾人要自救,要积极、主动地去接受教育或者是参与教育。

记者:在你看来,残疾人的教育培训情况有没有发生变化?

李莉:变化进展还是很大的。比如高考,以盲人、听障人士来说,已经有专门为残疾人安排的考试方式了。国家现在设立了很多这样的便捷的途径,便于残疾人去参加高考。为了让我们这个群体更快地融入社会,我觉得国家真的是做出了很大的努力,也为我们提供了很多的便利,便于我们残疾人融入到各个群体当中,参与到社会建设、学习等各方面的事务上,甚至还包括参政议政。

记者:往年哪些建议跟进的比较成功?相关部门配合情况怎样?

李莉:去年的建议是跟进得比较成功的,是关于将收入低的重度病残人员以个人的形式纳入低保对象范畴的建议。民政部门很快就给我回复了。民政部的同志还专门到黄石来找我们,当面听取残疾人群体、我们地方民政部门,以及一些基层社区和工作人员的意见建议。他们还把这个建议向上申报,帮我们争取政策,现在已经有了民政部的公开回复。

重度残疾人纳入低保原来是以家庭为计算单位的,但是没有自理能力的重度残疾人是和家人一起生活的,甚至有的兄弟姐妹成家了,也得把残疾的兄弟姐妹带上。这样,按户去计算低保,对于残疾人本身来说有失公平。所以我们建议按单人单户来给重度残疾人纳入低保。对未脱贫建档立卡贫困户中,靠家庭供养且无法单独立户的重度残疾人、重病患者等完全丧失劳动能力和部分丧失劳动能力的贫困人口,经个人申请,也可参照单人户纳入农村低保范围。

记者:除了这个建议,七年来还有哪些建议是你满意的?

李莉:是一份关于修改促进残疾人就业税收优惠政策的建议。这个建议我跟进了3年。以前企业办理退税,每聘用一个残疾人,每年退税封顶是3.5万元。但是各个地方的情况不一样,而且社会经济发展也是在不断变化的,所以这个政策需要修改。

刚开始我建议的着力点是在确定这个具体的数字上,每年应该退多少。但是后来我觉得不合适,国民经济不断地增长,我们国家又在不断地发展,修改了没多久,这个政策是不是又会滞后,是不是又要重新修改?相关部门也在积极和我商讨,如何采取一个更灵活的方式。最后经过了两年的商讨,最终确定下来。从2016年5月1日起,社会福利企业每安置一个残疾人就业,抵税额度由原来的每年最高限额3.5万元提高到当地用工最低工资标准的4倍。





记者:你履职这些年一直关注残疾人群体。残疾人的脱贫问题也是社会所关注的,你在这方面有哪些建议?

李莉:我觉得残疾人的贫困主要还是知识的贫困。因为身体的不便,在教育上要跟进,用知识来武装头脑,从事一些脑力劳动。我多年呼吁残疾人的教育问题,只有教育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残疾人的“内生造血”功能。一方面,外界对残疾群体进行帮扶;另一方面,残疾人要自救,要积极、主动地去接受教育或者是参与教育。

记者:在你看来,残疾人的教育培训情况有没有发生变化?

李莉:变化进展还是很大的。比如高考,以盲人、听障人士来说,已经有专门为残疾人安排的考试方式了。国家现在设立了很多这样的便捷的途径,便于残疾人去参加高考。为了让我们这个群体更快地融入社会,我觉得国家真的是做出了很大的努力,也为我们提供了很多的便利,便于我们残疾人融入到各个群体当中,参与到社会建设、学习等各方面的事务上,甚至还包括参政议政。

记者:往年哪些建议跟进的比较成功?相关部门配合情况怎样?

李莉:去年的建议是跟进得比较成功的,是关于将收入低的重度病残人员以个人的形式纳入低保对象范畴的建议。民政部门很快就给我回复了。民政部的同志还专门到黄石来找我们,当面听取残疾人群体、我们地方民政部门,以及一些基层社区和工作人员的意见建议。他们还把这个建议向上申报,帮我们争取政策,现在已经有了民政部的公开回复。

重度残疾人纳入低保原来是以家庭为计算单位的,但是没有自理能力的重度残疾人是和家人一起生活的,甚至有的兄弟姐妹成家了,也得把残疾的兄弟姐妹带上。这样,按户去计算低保,对于残疾人本身来说有失公平。所以我们建议按单人单户来给重度残疾人纳入低保。对未脱贫建档立卡贫困户中,靠家庭供养且无法单独立户的重度残疾人、重病患者等完全丧失劳动能力和部分丧失劳动能力的贫困人口,经个人申请,也可参照单人户纳入农村低保范围。

记者:除了这个建议,七年来还有哪些建议是你满意的?

李莉:是一份关于修改促进残疾人就业税收优惠政策的建议。这个建议我跟进了3年。以前企业办理退税,每聘用一个残疾人,每年退税封顶是3.5万元。但是各个地方的情况不一样,而且社会经济发展也是在不断变化的,所以这个政策需要修改。

刚开始我建议的着力点是在确定这个具体的数字上,每年应该退多少。但是后来我觉得不合适,国民经济不断地增长,我们国家又在不断地发展,修改了没多久,这个政策是不是又会滞后,是不是又要重新修改?相关部门也在积极和我商讨,如何采取一个更灵活的方式。最后经过了两年的商讨,最终确定下来。从2016年5月1日起,社会福利企业每安置一个残疾人就业,抵税额度由原来的每年最高限额3.5万元提高到当地用工最低工资标准的4倍。

2019-03-07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