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障少年 音乐梦圆

少年听力接近重度障碍 两代医生接力十年诊治 高考考分超过中央音乐学院录取线

2018年07月03日 广州日报 记者 周洁莹 通讯员 伍晓丹

7月2日下午,在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门诊大厅,听障少年小光以演奏钢琴的方式向医院表达谢意。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莫伟浓 摄

7月2日下午,在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门诊大厅,听障少年小光以演奏钢琴的方式向医院表达谢意。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莫伟浓 摄

昨天下午三时许,贝多芬《黎明》奏鸣曲第一乐章的旋律欢快地流淌在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门诊大厅,一位白衣少年正在全情投入地演奏,人们纷纷好奇地驻足欣赏。

没有人知道,这位少年十年前学琴之初,就遭遇了中耳炎引发胆脂瘤,左耳听力几近重度障碍;治疗过程中,右耳也出现了同样的症状,再度损伤听力……

十年来,他一边往返长沙与广州两地看病,一边坚持每天练琴。今年夏天,17岁的小光(化名)离自己的音乐梦又近了一步——他基本确定被中国音乐学院音乐学系录取了,成为该系15名新生之一。

在门诊大厅奏响的这首生机勃发的曲子,正是小光考试时演奏的曲目。小光的好消息,也让跟踪治疗他的病长达十年的珠江医院耳鼻咽喉科副主任张宏征教授开心不已。

耳恙

左耳听小骨已被破坏 已接近重度听力障碍

在过往追逐音乐梦想的十余年里,小光经历的是犹如“冰与火”的考验。

小光家在湖南长沙,自小家中颇有艺术氛围。对节奏十分敏感的他从小就喜欢音乐,7岁时就开始练钢琴。和很多同龄孩子不情愿地被逼着学琴不同,小光练琴从不用父母操心,他自己戏称,“我那时候就是个佛系琴童,喜欢就练,喜欢才练”。

然而,同样是在7岁这一年,他却被命运开了个玩笑。这一年,小光的耳朵开始反复流脓,父母发现有时喊他没有反应,和他说话也要比以前更大声。有时小光自己也会说白天上课,有些听不清老师讲课。

带着小光前往当地医院检查,结果令他们有些难以置信:小光的左耳患有中耳胆脂瘤,且听小骨已被破坏,另一侧耳朵是慢性中耳炎;测试发现,听力已经损失近60dB(分贝)。

听力损失近60dB是什么概念?珠江医院耳鼻喉科张宏征教授解释说,一般正常人的双耳听阈(人耳能听到的最小声音强度)在25dB左右,检测超出这个范围,就是听力障碍了。26dB~40dB是轻度障碍,41dB~60dB是中度障碍,61dB以上就是重度障碍。小光当时的情况,距离重度听力障碍仅有1dB,已经对日常交流造成较大的影响。

磨砺

十年间不间断练钢琴 成功通过音乐专业试

45dB相比常人仍有一定的差距,而音乐对听力的要求高于常人。小光的父母想过让他“调转方向”,但小光自己却始终不愿放弃音乐、放弃钢琴。“尤其是我妈妈特别担心我,总怕我选了这条路,以后这个‘缺陷’被人知道了,路会很难走,比如很难就业,被人轻视之类。”小光说,“但他们没有勉强我改变主意,还是让我听从了自己的意愿。”于是,升上中学的时候,小光果断选择了艺术班。

10年间,小光既要定期复查听力,也要一天不落地练习钢琴。从一开始的简单爱好,到立志要走的音乐道路,一路上克服了多少困难,或许只有小光自己才有最真切的体会。

今年夏天,他也随同学们一起参加了高考。先考文化课,再到心仪的中国音乐学院考专业课,面试、笔试……面试抽唱民歌没有难倒他;笔试听音记谱也从容应对。“或许听力的这点差距,会对我辨别音准有更高的要求吧。”小光说,确实也是考虑到了实际情况,他没有勉强自己填报热门志愿,而是选择了相对偏理论而且对听力要求相对较低的“音乐学”这个专业。

最后,小光的听力笔试拿到了100分中的88分,专业课综合得分在90分以上,排名15名以内。而文化课分数比学校的录取线高出了几十分。这意味着,他被中国音乐学院音乐学系录取已经基本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该系今年全国一共就录取15人。

接力

两医生多年施展妙手 小光听力获较好恢复

辗转之下,父母带着小光来到珠江医院耳鼻咽喉科,找到当时的科室主任郭梦和教授。经过详细的检查与会诊讨论,郭梦和教授为小光制定了详细的手术计划,手术由他和当时的助手张宏征共同实施。

术中,需要在避免破坏内耳结构的情况下,精准取出病变部位,同时把受损的听小骨取出清理,重新打磨,再接回去进行听力重建。

“当年手术很成功。术后检测,小光的听力恢复到45dB。”张宏征教授解释,因为听小骨已经受到不可逆的损伤,手术也只能帮助恢复到一定的程度。

随后,小光每年都要几次回到珠江医院检查、复诊。在老主任郭梦和教授退休后,他的助手、学生张宏征接过了接力棒,继续照料、观察、医治小光的病情。就在2011年的一次复查中,小光又被查出右耳从单纯的慢性中耳炎进展成为中耳胆脂瘤,幸而发现及时,当年就在珠江医院成功地实施手术,听力恢复状况相对较好。

琴心

希望未来做音乐老师 让更多孩子享受音乐

“放榜后我们真的是高兴极了,尤其是爷爷,八十多岁了就只有这么一个独苗孙子!一直觉得他音乐上有天分,希望他能搞音乐,没想到耳朵出了问题!当时爷爷真的好怕他耳朵聋了。现在好了,终于圆梦了!也是多亏了郭主任张主任,不然恐怕他真的就聋了!”一直在旁边默默不语的小光奶奶,听到孙子讲到高考放榜,终于按捺不住兴奋,出声说话。小光奶奶说,爷爷是退休的老校长,听到孙子的好消息,高兴得合不拢嘴。

说起未来,小光也很平和,他说,并没有想过要成名,他的梦想很朴素,希望以后能做一名音乐老师,帮助更多喜爱音乐的孩子享受音乐的快乐。至于听力上的这点“状况”,他坦言,不会特别告诉别人自己听力偏弱,毕竟这会带来一定的压力。

小光表示,很多认识的人并不知道他听力偏弱的情况,偶尔他出现听不到别人说话的情况,也没人在意。“听不清有时候也挺好的,有些不开心的话,可以选择不听,因为我真的听不见呀。”小光笑着说。

(责任编辑  许建香)

2018-07-03

相关新闻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