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椅上的“蓝天”用乐观面对世界

2018年06月13日 北京晨报 记者 曹雁南/文

轮椅上的“蓝天”用乐观面对世界

蓝天供图

现年42岁的“蓝天”,是一位拥有很多身份标签的“奇女子”。她曾是满世界跑的自由摄影师、狂热的户外爱好者、运动健将;2009年因为一次意外摔成截瘫后,她成为坐着轮椅、开着越野车依旧满世界跑的客栈老板娘,还是国内无障碍基础设施普及的呼吁者。她的故事,去年还被拍成了电影《七十七天》。昨天,北京晨报记者见到了这位永远乐观与独立的女性,她说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呼吁,让社会开始重视无障碍设施的普及与完善,给残障人士提供一个更好的生活。

不幸 户外达人摔成截瘫

昨天下午,在位于朝阳公园内的中国金融博物馆,蓝天出席了“先锋大讲堂”的活动,也跟记者分享了她的人生故事。蓝天原名尹朝霞,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摄影专业。因为一直热爱晴朗的天气,二十多年来,她一直以“蓝天”作为网名。蓝天本职是一名广告摄影师,也同时是一名狂热的户外爱好者。“当时在北京工作,业余时间和驴友们一起,把北京周边的山都爬遍了,像小五台、野长城什么,当时我都去过。”

自在的生活在2009年时,被迫出现了中断。蓝天在第三次徒步墨脱的时候,因为一次意外不慎从二楼跌落,摔成了截瘫。“当时因为道路没有通车,我用了三天才从山里出去。担架和救护车一起,轮番把我运出去了。”胸椎受伤,使得蓝天的整个腰腹及其以下部位完全没有了力量,也失去了知觉。回到医院的头三个月里,蓝天必须每天在腰部戴上一个“盔甲”般坚硬的腰脊固定器,人也只能长期躺在床上,无法动弹。

如此厄运,依旧没有击垮蓝天,在情况稳定后,她迅速投入到了积极的康复训练中。“我似乎没有什么心理调整期,很快就接受了现实。”蓝天坦承,她的确曾懊悔过,但很快就从极端情绪中走了出来,“每个人都可能遭遇不幸,我只是倒霉点嘛”。

重塑 拿驾照自驾川藏线

“虽然只能依靠手部力量,但我很快就能自己穿护具了,第三次复健的时候,我也能不用母亲的陪伴亲自前往了。”不仅如此,蓝天也很快重新学习开车。作为同批残疾人学员里情况最严重的一个,蓝天每天高频练车八个小时,仅用了两个月就成功拿到了残疾人专用驾照。康复后的2014年,蓝天一个人自驾川藏线,全程经历5000公里,从拉萨一路开回了深圳,“我想感受一下自己的潜力究竟在哪。”

独立照顾自己的过程,也让蓝天意识到,国内的无障碍基础设施的欠缺。蓝天告诉记者,坐在轮椅上之后才发现生活变得如此困难:社会上很多地方都没有提供无障碍电梯;街道上轮椅坡道很多都不合理;机场里的无障碍洗手间脏乱差,马桶和洗手池位置冲撞等等。“可以说80%到90%的无障碍设施是设计不合理,至少是好看不好用的。哪怕是五星级酒店里的无障碍房间,我体验过十几次,都没有遇见过真正合理的。”

这个问题让蓝天非常苦恼,也让她觉得自己有责任与义务为和自己同样遭遇的朋友发出声音。“我受伤后得到了很多志愿者和朋友们的帮助,非常感动,希望把这份善意传递出去。”

在蓝天看来,社会对残疾人重视程度的提升,就应该从无障碍基础设施的完善与推广开始。“很多残疾人因为设施不完善不能够经常出门,这也不利于他们心理的康复。”

目标 残障人士生活更好

2009年6月份摔伤,2010年的6月蓝天就独自一人去到了拉萨。这对蓝天来说,是一个意义重大的康复之旅。“我丧失了自理能力,这让我受不了,所以把这次旅行当成心灵的一次康复训练。”

现在,蓝天留在拉萨开家客栈,成了老板娘。在客栈里的生活,是蓝天觉得非常自在的日子。“这里变成了一个沟通枢纽,我通过客栈认识新的朋友,也把我关于无障碍设施的理念尽可能地传达出去。”而业余时间,她热爱滑雪、攀岩、探险。去年,蓝天的故事被拍成了名为《七十七天》的电影。她告诉记者,“让一部分人意识到我们的存在,让大家知道我们的困难,电影是非常有积极意义的。”

如今,蓝天决心把生活的重心转移到无障碍设施建设与普及上,她也希望能与更多的公司和设计师合作,设计出真正适合残障人士的产品。“我这一次在‘先锋大讲堂’的演讲,就是希望能够改变人们的意识,让大家觉得残障人士也可以同样享受生活。”

(责任编辑  许建香)

2018-06-13

相关新闻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