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含笑:听障女孩用舞蹈绽放精彩人生

2018年04月13日 嘉兴日报

 

韩国平昌冬残奥会闭幕式“北京八分钟”上,伴随着《我要飞》的动人旋律,海盐女孩孙含笑和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其他听障演员们为全世界奉献了一场精彩表演,他们用轻盈优美的舞蹈和高科技实现的影像变化,演绎了残疾女孩儿永不放弃、追逐梦想的历程。

今年的四五月份,17岁的孙含笑还将前往泰国、埃及、俄罗斯等国进行演出。她说她有个心愿,就是把自己的表演带到世界的每个角落。

不幸降临

她向命运勇敢挑战

2001年3月12日,一个漂亮爱笑的女孩在元通街道青莲寺村诞生。然而沉浸在喜悦中没多久,陆利娟夫妻就发现女儿对外界的声音没反应,到医院检查后被确诊为先天性听力障碍。这个结果如晴天霹雳。多少个日夜,夫妻俩在纠结、苦闷、愧疚、自责中到处给含笑寻医问诊,只为能听到孩子喊一声“爸爸、妈妈”。

当同龄的小伙伴都在‘咿呀咿呀’学说话,含笑却什么也听不到,她心中有个信念:“我要和正常人一样可以开口说话。”多年来在父母的耐心教导下,在含笑自己的不断努力下,奇迹终于出现了。“妈妈让我摸着她的喉咙,触摸她的唇形,用手心感受她的气息,为了教一个字,妈妈要说好几千遍。”孙含笑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终于有一天我开口说了声‘妈妈’,妈妈激动地流下了眼泪。”

含笑是一个不幸的孩子,有先天性听力障碍,但是她也是一个幸运的孩子,在海盐县残联的帮助下,在她10岁时到台湾安装了人工耳蜗,借助人工耳蜗她可以听到外界的声音,也能与人正常交流。

多才多艺

在全国众多考生中脱颖而出

2013年她小学毕业那年,中国残疾人艺术团附属学校首次面向全国择优选拔,培养残疾人文化人才,含笑和家人商量后决定去试试。

母亲陆利娟骄傲地说:“太意外了,当时真的没想到,笑笑能在2000多名听力障碍的考生中脱颖而出,成为浙江省唯一被录取的学生。”

能在全国众多考生中脱颖而出,绝非偶然。含笑学会说话后,在普通小学就读。凭借顽强的毅力和积极进取的精神,她不仅品学兼优,而且多才多艺,跳舞、绘画、古筝样样拿手。

自强不息

舞蹈让她更加自信

记者在含笑的家里看到,墙壁上贴满了她的奖状,这是她在学校努力的最好见证。在一张世界地图上,孙含笑表演去过的国家,她都作了标记。

在中国残疾人艺术团附属学校湖北宜昌分校求学期间,含笑上午学习文化课程,下午和晚上接受专业的舞蹈训练,日复一日,从不间断,她从来没有说辛苦,也从来没有想过放弃。

一提起孩子,陆利娟就有很多不舍和心疼:“在学校里,她们平时手机都是上交的,一周只有1个小时和家人联系的机会,一年也只能回两次家。她平时训练很辛苦,怕我们担心,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

凭借自身的努力,孙含笑被选为《千手观音》舞蹈的一名舞者。她和队友不仅登上了央视的舞台,还为巴西、巴拿马、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伯利兹等国的观众们带去了精彩的表演。

敬业奉献

“北京八分钟”惊艳世界

去年11月,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接到通知,将选派演员参加韩国平昌冬季残奥会“北京八分钟”演出,含笑幸运地成为其中一员。参加此次演出的舞者都是听障困难,为了演出整体形象,含笑需要把耳蜗外机拿掉,这就意味着她听不到外界的声音,需要与队友们一起,在训练过程中看着手语老师的指挥,自己打着节拍,反复地走位、磨合,才能把舞蹈和音乐完美地结合起来。

作为听力障碍的舞者,在舞台上惊艳表演的背后,存在着许多不为人知的辛酸和苦楚。含笑说:“从11月份集训到顺利演出的几个月封闭式集训中,我们每天都要跟着节奏排练好几遍,很有压力,担心会失误。排练强度过大导致我膝盖红肿,但是我又担心耽误演出,忍痛坚持训练,后来被老师发现后,才将我替换了下来去治疗。”趁着假期回到家中,家人带着含笑去医院积极治疗,所幸的是启程回校时膝盖已经消肿,又可以重新投入排练。

几个月的努力,换来了震撼世界的“北京八分钟”,含笑和队友们把中国残障人士自强不息、永不放弃、追逐梦想的面貌,完美地展示给了全世界人民。她说,能在这么高级别的盛会演出感到很光荣,这是她最难忘的事,她的心愿是想把自己的表演带到世界的每个角落。

(责任编辑  许建香)

2018-04-13

相关新闻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