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首位双学位 视障大学生的创业路

 

 2017年07月13日 南方日报

吴嘉威(右)和他的任教老师
吴嘉威(右)和他的任教老师。 资料图片

吴嘉威,1992年生,惠州人,2011年参加残疾人高等教育入学单考单招,考入长春大学,成为惠州市首位获得本科双学位的视障大学生。

出生后不久,吴嘉威便被医生诊断为先天性眼疾,只能看到微弱影像。由于眼球震颤,他无法通过手术恢复视力,随之得到的是二级残障的评定。

16岁去广州求学,17岁在重庆备考,19岁在长春读大学,24岁在北京工作,如今,选择回惠州创业。一路走来,吴嘉威完成了许多常人认为不可思议的事情,而在他自己看来,所做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可圈可点之处,“不过是和大家一样罢了”。

●南方日报记者 黄珊

1 改变命运的两次选择

“我并没有那么励志啦。”中考前,吴嘉威一直就读于普通义务教育学校,和正常的孩子一同上学、放学和读书。由于视力微弱,他的学习成绩并不理想,以至于中考名落孙山。

年龄尚小,又未考上公办高中,将何去何从?成了横亘在吴嘉威面前的一道难题。于是,吴嘉威央求着父亲多花钱让他读民办高中。

读完高中之后,又能怎么办呢?不如学个一技之长,日后还能谋生。出于这种种考虑,吴嘉威的父亲为他谋划的未来之路渐渐清晰:进入广东省培英职业技术学校学习盲人按摩,日后靠着这门手艺吃饭。

广东省培英职业技术学校是省残联与中残联共同开办的一所专收省内残疾类学生的特殊教育学校。从过去终日“混迹”在一堆普通孩子中,在培英技校,吴嘉威要开始适应周围绝大多数同学是全盲孩子的环境。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抑。他迫切地想要改变,想要再次融入普通人的世界。

回忆当时的心境,吴嘉威说,除了极度想离开那个环境,还因为瘦弱的他担心从技校毕业出去后没有按摩院愿意请他,因为那时,大家普遍认为按摩技师对于力量要求十分严苛。吴嘉威的心里因此多了几分沉重,思量着要考上大学。

考哪里?当时全国只有北京联合大学、长春大学、滨州医学院这3所大学的本科招收视障学生。其中,仅长春大学开创联合培养模式,即视障学生除了在本校本学院以小班形式上课,还将融入长春中医药大学的中医药推拿教学大班,让视障学生与普通学生共同学习。这对吴嘉威产生了莫大的吸引力。

决定报考长春大学后,吴嘉威也收到不少好心的劝阻:“你的基础底子也不是很好,考个大专就可以了”、“整个广东省就没几个人考上过,你就那么有把握?!”……在视障学生招考方面,长春大学每年面向全国招收40到50人不等,每年有接近200人报考。在众多视障考生的心中,报考长春大学的难度不亚于普通考生考上清华、北大。

了解到广东省视障考生考上长春大学的比例奇低,而重庆市某备考学校有考上的先例,2009年,吴嘉威来到了重庆求学备考。

2 刻苦求学终圆大学梦

由于初中阶段没有打下扎实的基础,吴嘉威在备考学校的学习不啻于脱胎换骨的进化。在复习各知识点时,他备感吃力,一般人20来分钟就能看完的教材,他要花上一个多小时才能摸索着看完。遇到小一点的字体,他要用放大镜一个字一个字地看,因此他的教科书上画满了勾勾圈圈。

在艰难中起步。从2009年到2011年,吴嘉威每天起床洗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学习。从早上7时多直到晚上11时多,他几乎都是在学习功课。埋首于复习资料中,偶然间抬头感到窗外还有明晃晃的光线,再抬头,已经是夜幕时分。有时复习的进度有些缓慢,他自己也会有些发慌,但他知道,要在浩浩荡荡的高考大军中挤过独木桥,就要付出不亚于任何人的努力。

两年间,吴嘉威没有回过惠州,连春节都是在重庆、在温习功课中度过。由于用眼过度,吴嘉威的视力严重下降,从过去的裸眼视力0.1降至0.01。

2011年5月,一份来自长春的录取通知书将吴嘉威的辛苦和视力不可逆转的遗憾消解了。当得知自己被长春大学录取后,他兴奋得无法入眠。

3 大学为他打开另一个世界

“大学为我打开了另一个世界。”吴嘉威说。

初到大学的新奇和兴奋自然不用提,更让吴嘉威欣喜的是,在大学开放、自由的氛围中,他感觉自己真正融入到了普通学生的群体当中。选修课的大课室中,来自学校各个学院的学生汇聚在一起听老师讲课,课后自行离开。“埋”在众多同学中,吴嘉威丝毫不觉得自己是特殊一员,这让他高兴了许久。为了和更多普通学生一起学习,吴嘉威还修了第二学位——特殊教育学。渐渐地,吴嘉威甚至敢在操场上与男生们玩篮球。他还积极竞聘学院学生会副主席一职,成为得力的学生干部。

回忆大学的趣事时,吴嘉威咧嘴一笑。在课余时间,吴嘉威总是会游说交好的几位同学,一起去南湖公园赚点外快。在公园里,他们支起“爱心按摩,每位20元一小时”的牌子,锻炼技法的同时,获得一些劳动所得,“但是要与园区管理人员斗智斗勇,哈哈。”

在吴嘉威看来,出去摆摊赚钱是其次,仅仅是这份与同学共同参与的情谊,就值得无限回味。

带着融入大学生活的喜悦,吴嘉威变得更加阳光、开朗和包容……

在大学里,另一个让吴嘉威感觉醍醐灌顶的改变来自于他对于推拿的认知。

在吴嘉威的记忆中,初入大学时,他还会羞于向其他院系的同学说明自己是中医推拿专业的学生。直到任课老师在实践操作课上,通过推拿治好病患的内科疾病,吴嘉威彻底转变了自己对于推拿的认识。

此后,吴嘉威笃信,推拿是可以治病的。带着从医治病的使命感,吴嘉威悉心学习穴位、技法。4年在校学习,最后一年实践学习,吴嘉威来到了北京市按摩医院,成了实习生。因为手脚勤快、肯想敢干,临到实习期末,北京按摩医院将吴嘉威签约下来,作为正式职工聘用。不料,2016年,吴嘉威的父亲患了重病,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家庭变故,让吴嘉威决定回到惠州发展。

4 为改善盲人技师生存环境毅然创业

回到惠州,起初,吴嘉威也想过进入公立医院工作,做一名普通的基层员工,利用他的推拿技术服务于大众。

但随着与越来越多的惠州盲人技师接触,吴嘉威关于自我发展的规划发生了转变。

“现在视障人士的就业环境太恶劣了。”吴嘉威说,他的许多视障朋友每天除了没日没夜的按摩,就没有一个正常的生活节奏。而且据不完全统计,这些视障人士的成婚率也不高,吴嘉威估摸着,这也和他们没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有相当大的关系。“那我能不能先创造一条路,然后让更多的人来走。”

吴嘉威期望通过创业能做出一点成绩,引起大众的关注,推动专业的按摩理疗医院的建设,或许将来有越来越多的有才华的视障人士能够更好地被接纳。

于是,在大半年的时间里,吴嘉威四处招募高水平的推拿医师,同时,寻找创业落址点,最终选择以合作加盟的形式入驻惠州市上医馆。

“我希望通过自己及同人的共同努力能改变大家对推拿的简单认知。”吴嘉威总是逮着机会就想为“推拿”、“按摩”正名。

吴嘉威说,一提到“按摩”这个词,很多人脑子里面想到的都是街边足疗店、洗浴中心等,这有点像将“按摩”一词玩坏了,“按摩”一词自古有之,古时就作为治疗疾病的一种手段在使用,当有了病痛,人们会自然地去用手按揉、抚摩痛处,经过按摩以后,发现能减少和消除某些病痛。如此重复,人们逐渐认识到按摩能治疗疾病,于是按摩术就此产生。现在医院里做按摩治疗的医生不喜欢称它为“按摩”,而更多的叫“推拿”。推拿不仅仅只是休闲放松,它更可以作为调节身体机能恢复受损筋骨的一种治疗手法。

■对话

做人做事

功利心不要那么重

南方日报:关于创业,你期望达到怎样的一个成绩?

吴嘉威:要做到怎样的成绩,我暂时也没有很明确的想法。目前,我很享受自己可以充分地发挥专业知识服务群众的这个状态。有时候,做人做事功利心不要那么重,也许在生活和工作中有些东西会比金钱更让我愉悦,我管那东西叫情怀。

南方日报:听说你很喜欢看书,你最爱看的书是?

吴嘉威:《平凡的世界》。主人公孙少平待人处事的态度给我很大的感触,不少地方能引起我的共鸣。在那个年代,一位高素质的学生因为自己的农村身份,辗转流落到去下井挖煤,让人心酸,但是主人公并没有怨天尤人。这帮我建立了一个很好的就业观。现在我从事着推拿按摩的医务工作,也是服务行业里的一员。即使我做的工作比人家的累,收入可能没有人家的多,但是我内心的丰满是不能用物质基础去衡量的。


(责任编辑 温凯菲)

 

2017-07-13

相关新闻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