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首位完成社会工作者考试盲人陈浪:单独考场

2017年06月18日 华西都市报 记者 杜江茜

四川首位完成社会工作者考试盲人陈浪:单独考场

陈浪的眼睛黑白分明,跟他说话时,他会循着声音转过头,让你感觉被凝神注视着。

但事实上,11岁那年,陈浪的视网膜在一场意外中脱落,从此,他的世界一片漆黑。

陈浪并不想成为贝多芬式扼住命运喉咙的英雄,但重新站在人生的起点,他需要给自己寻找到一个新的窗口。

6月18日,2017年度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举行,在四川参加考试的12000多名考生中,陈浪无疑是最特殊的一位,作为全川首位参加这项考试的盲人考生,四川省人事考试中心为他设置了单独考场,还有两位志愿者为他读题。
“觉得上午的科目考得好点,下午的有些地方没有复习到。”考试结束后,陈浪被守候在考场外的母亲接走,对于他而言,通过这场考试,他或许能够成为一名专业社工,“到时候我能做的事就更多了。”
考试

“我需要更专注地听题,没时间紧张”

6月18日下午,成都职业技术学院的教室内,陈浪的考试正在继续。无疑,这是一间特殊的考场,两位考务、两个志愿者、一位考生。

在陈浪的身边,志愿者正语速较快地将题目读给他,外头侧耳,沉思数秒,“选B”,继而下一道题,因为题量较大,两位志愿者交换为陈浪读题,讲台上,两个监视器显示,考场内的一切都有序进行着。

今年4月,陈浪向成都市人事考试中心提出申请,需要在考试中得到帮助,后四川省人事考试中心将申请上报至人社部人事考试中心,通过和民政部的衔接,由民政部门找到志愿者,保障这场考试的顺利进行。

“陈浪是四川的首位盲人考生,在省内无先例可循。”四川省人事考试中心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是全国统考,在其他省份也有陈浪一样的盲人考生。“所以,考场的设置和志愿者,都是按照部里的统一规定来的。”

陈浪并不了解这些背后的故事,于他而言,上午下午两场需要精力高度集中的考试,让他有些许疲惫,又有微微的兴奋,自己收拾着书包,他准确将一瓶水放到了书包侧边的小袋子里,“紧张?我需要更加专注地听题,没时间紧张。”

备考

“没有为盲人准备的复习材料,我都是靠听”

这边陈浪在考室里屏气凝神地作答,那头,陈浪的母亲李国珍已经在考场外沉沉睡去,这位身材瘦小的中年妇女,早上八点多带着儿子从家出发,坐了接近一个小时的公交车来到考场,最近因为家里有小儿子和外孙两个考生,负责后勤的她累得够呛。

“孙子是大儿子家的,陈浪还没有成家。”李国珍觉得,1990年是心中的一个坎儿,就是那一年,11岁的小儿子因为事故失去眼睛,“陈浪从小就聪明,小时候成绩特别好,如果不是出了这事,现在肯定是大学毕业出来成家了。”

彼时,失明后的少年陈浪进入了特殊教育学校,毕业后在成都市内一家专门为残疾人服务的公司上班,最常做的就是帮助和他一样的盲人找工作。今年年初,陈浪决定参加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他想要成为一名专业社工。
要准备这场考试并不简单,因为没有专门提供给盲人的备考材料,陈浪将整整四大本参考书扫描成电子文档,再通过电脑上的语音软件读出来给他听。“时间特别紧张,前期的寻找和扫描完成后,我满打满算的复习时间,一个月不到。”

李国珍很心疼小儿子,接近一个月的时间里,陈浪在家里总是很沉默,他听着复习材料,做题,再回过头去在教材里纠错,“他有他自己的习惯,我们只要支持就好。”

期待

“我要更加努力,让未来可服务更多领域”

李国珍不知道陈浪要参加的这场考试是什么,有什么意义,但是陈浪清楚,自2008年全国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开考以来,全国通过考试取得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证书的人员已达28.8万人。这些社工分布于社区建设、社会福利、社会救助、慈善事业、残障康复、优抚安置、社区矫正、青少年服务等多个与民生密切相关的领域,围绕满足服务对象需求和促进社会问题解决开展了大量专业服务。

“这个考试没有对视力等方面的限制,我的经验和学历满足报名条件,我就来参加了。”过去几年,一直从事着残疾人服务工作,陈浪觉得社会的包容度越来越高,“过去一个盲人找工作,或许找了50家企业都没有愿意收,但是现在,找1家人家不收,找10家,总有愿意收的单位。”

让陈浪惊喜的是,准备考试的过程,也让他对社工工作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具有很强的专业性,我要更加努力,让未来可服务更多领域”。

希望陈浪能越来越好的人有很多,考场现场,一位成都市人事考试中心的工作人员递给李国珍一瓶水,“阿姨,放心,你的孩子特别优秀,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

考斯结束了,陈浪向志愿者和考务人员道谢,他由母亲扶着走向校外,边走边嘟哝着,“大部分内容都复习到了,但是下午这场还是有点玄。”慢慢的,两个单薄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人群中。


(责任编辑  许建香)

2017-06-19

相关新闻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