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残疾、行动缓慢 他却将旗袍卖向世界

2017年06月16日 央广网 记者 王晓蕾 王永康

 

在崔万志办公室里的角落里,总有一双皮鞋,有时是新鞋,有时是替换下来已经磨旧到不能穿的。

由于自幼患有小儿麻痹症和语言障碍,崔万志走路总是蹭着地面,一瘸一拐,速度很慢,本应该久坐静养,但他却闲不下来。“一旦能养活自己,我就不安于现状”,这是崔万志在采访时最常说的一句话。

作为国内的第一批网商,崔万志的线上旗袍店“蝶恋”已经走过了13年,从零开始到现在的几千万规模,他形容自己就像是风口上的猪,风来了,即使身体残疾,他也能顺势地飞起来。

“阿里巴巴全球十大网商”、“《超级演说家》年度亚军”、“十大魅力旗袍人”…最近几年成为“网红”的崔万志身上被冠以了太多头衔,但是,他说他还是最喜欢别人叫他“崔掌柜”。

崔万志接受记者采访(央广网记者王永康 摄)
崔万志接受记者采访(央广网记者王永康 摄)

“一旦能养活自己,我就不安于现状”

“蝶恋制衣”刚刚乔迁的新办公室附近,有一家网吧,2008年以前,它属于崔万志。

从最开始贷款买的10台电脑,到转手时的130台,崔万志说,在这里他不仅赚到了娶媳妇、盖房子、开公司的本钱,也看到了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商机和未来。

由于出生时脐带绕颈,导致脑部缺氧,崔万志从小就落下了小儿麻痹症和语言障碍的残疾。1999年,大学毕业的他每天带着简历跑遍合肥市所有的人才市场,却没有一家单位肯聘用他。“当时,没有背景、没有人脉的一个残疾人,没人愿意用很正常”。

当网吧在合肥开始兴起时,找不到工作的崔万志,刚刚用摆地摊的钱在学校旁开了一家小书店,收入稳定可观。如果不是生意越来越少,他可能也不会注意到这个外来的新兴事物——互联网。“来买书的人越来越少,去对面网吧的人却开始排队”,崔万志说。

“里面一排排的电脑,坐的都是些青年人,大部分在线上聊天,还有很多在查资料”,崔万志至今仍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去网吧的情景,“平时在书上要找好久的知识,鼠标点一下就都出来了,真是太神奇了!”。当网管打开电脑、连上网络,在闪烁的屏幕中,崔万志感到,机会可能来了。

崔万志的办公室(央广网记者王永康 摄)
崔万志的办公室(央广网记者王永康 摄)

那时的网吧,对于家在农村的崔万志父母来说还是个稀奇东西,所以当崔万志说想开网吧,需要5万块钱时,他们直骂他找死,胆子太大。但是,东拼西凑加上贷款,崔万志在家里人的一致反对下还是把网吧开了起来。“我第一次尝试使用互联网就很喜欢,因为它很适合我这种行动不便的残疾人”,他边说边指了指自己的双腿。

网吧的生意开的红红火火,崔万志的感情也因为网络的连接有了归属。

在线下的一次聚会中,崔万志结识了现在的妻子,随后两人便通过线上聊天慢慢热络起来。“她听力有些问题,听不到别人讲话,网络聊天正好解决了我们之间的沟通问题”,说起妻子,崔万志的脸上浮起了笑容。

在公司会议室中,有一块“无烟区”的桌牌,这是崔万志的妻子特地放在那里的。“她就怕我抽烟,但是有时客户来谈事情,还是免不了的”,他看着牌子笑着说到。

采访时,恰逢周六,这是崔万志的妻子固定在家陪孩子的日子。“我工作忙,她平时来帮我设计旗袍,周末还要在家照顾孩子,挺辛苦的”。

走路缓慢 一个小时却能卖出4000件衣服

在合肥市郊区的一座厂房楼里,30多名工人正在加班加点地赶工,缝纫的机器声充斥着整个屋子,缝制、做盘扣、熨烫、打版……工人们按部就班地进行着自己的工作,“做美好的自己”的标语贴在一进门最显眼的地方。这是崔万志刚刚乔迁的“蝶之恋”制衣工厂。

“蝶之恋”制衣工厂(央广网记者王永康 摄)
“蝶之恋”制衣工厂(央广网记者王永康 摄)

色彩如何搭配、如何进行精准缝制、盘扣该如何制作,崔万志穿梭在制衣台间,熟练的指导着工人们的工作。谁也想不到,这位“旗袍先生”四年前,还是一个对旗袍一窍不通,和妻子跑到深圳制衣厂偷学技术的门外汉。

2003年.“网吧老板”崔万志在互联网上卖出了自己的第一件“产品”,虽然只是一个值20块钱的QQ号码,但却让崔万志看到了电子商务潜在的商机。“没想到真有人会买”。

从卖虚拟货物起家,到卖实体女装,最后转型做旗袍,崔万志说当时对网店和服装完全不了解的他,不知道跑了多少地方取经、进货,磨坏了多少双鞋。

崔万志更换鞋的速度是两个月一双,和剪头发一样规律。由于走路蹭地,每次鞋头处总是被磨地又薄又亮。杭州的四季青,广州的十三行,北京的动物园,义乌…这些批发市场,在创业初期,崔万志为了进货不止去过一次。

2013年,大批线下实体店商家涌入互联网,加上女装网店同质化越来越严重,市场受到了很大冲击,崔万志的店面也没能幸免。从年销售额5000万到负债400万,大量积压的库存让崔万志喘不过气来,“当时赶上过年,催款的人都到我家门口了,可是我也没钱给他们,只能回老家躲一躲”。

崔万志做旗袍的想法,来源于老家柜子里母亲的一套带有盘扣的中式服装。“当时,我在网上搜了一下,发现用户搜索旗袍的次数很多,但是网络上做的品质较高的旗袍店却很少”。这位大学时的文学社社长决定从女装转型。

转型旗袍行业对于当时的“门外汉”崔万志来说并不容易。

崔万志办公室的皮鞋(央广网记者王永康 摄)
崔万志办公室的皮鞋(央广网记者王永康 摄)

“当时,我在网上找了家深圳的旗袍工厂,带着我妻子和一个打版师去工厂附近住下。我身体残疾不能做工,就让他们两个人去工厂应聘。白天工作,晚上回来就跟我汇报:盘扣是什么、绣花是怎么回事”。 
 
学了半个月,崔万志回到合肥,开起了自己的旗袍网店。一边干一边学,妻子负责做设计,办公室和厂房就是自己的家。

现如今,崔万志的旗袍网店年销售额已经达到4000多万元,销售量超过20万件。最高时,一分钟就卖出了4000件旗袍。“最近共享经济很热,我还在考虑要不要做一个共享旗袍”。在崔万志看来,电子商务不进则退,创新才是互联网商家的生存之道。

网红“崔掌柜”的互联网生活

崔万志办公桌中间,放着他在《超级演说家》中获得的奖杯。通过互联网的“病毒式传播”,崔万志凭借演讲视频成了网络红人,采访的前一天下午,他刚从重庆做完一场演讲回来。

成为网红的“崔掌柜”似乎比以前更忙碌了,每天除了处理公司日常事务,还要去各地进行演讲。他并不排斥把自己身体上的残缺暴露于众,“很多网友看完之后给我留言说很受鼓舞,给了他们生活的希望和斗志,这让我很满足。我很乐意去做这样的事情,而网络正好提供给了我这样一个平台”。

崔万志正在与工作人员沟通 央广网记者王永康 摄
崔万志正在与工作人员沟通 央广网记者王永康 摄

崔万志有12个私人微信号,每个号里都有几千个好友。采访期间,他的手机微信不停地响起,好像总是有几个未读消息的小红点等待他去打开,“这个服装的样式你再跟对方确认一下”,崔万志按着语音键,慢慢地说着。

作为电商,崔万志把产品推向全国;作为消费者,他也是个“重度网购患者”,“新公司的很多东西都是在网上购买的”,他指着眼前的桌子说到,“我一个人在办公室时,也从来不下去吃饭,都是点外卖,送到门口,十分方便”。

由于平时工作繁忙,崔万志很少有时间陪孩子。“我孩子今年才6岁,就会在淘宝上买东西了”,崔万志指着手机淘宝上的购物车,“他在网上找到喜欢的奥特曼玩具,就会跟我说‘爸爸快点输入支付密码’”。

“没有互联网,我可能一辈子就是一个小商人,窝在一个地方,可能也会衣食无忧,但是绝不会有这么精彩的人生”,崔万志对记者说到。


(责任编辑  许建香)

2017-06-16

相关新闻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