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吃饭听力全无脑瘫儿破茧成蝶 上大学办画展

2017年04月19日 扬州晚报 记者 吴娟 文/图 

陈新和妈妈在画作前合影

陈新和妈妈在画作前合影

陈新的油画作品

陈新的油画作品

陈新的油画作品

昨天下午,一个名为“让世界充满色彩”的油画展在史公祠开幕,办画展的是一个默默无闻、不为人知的大一学生——陈新,展出了数十幅油画作品。刚刚年满20岁的陈新,从一个不会爬、不会吃饭、听力全无的严重脑瘫患儿,变成如今会画画、写诗、游泳、骑车、生活完全自理的大学生。参加画展的每一个人,都被陈新和他的画作深深打动。

呱呱坠地患上罕见病

他成了一个严重脑瘫患儿

“陈新是一个让人意料不到的绘画实践者,然而,命运却以不同平常的方式开启。”陈新的大学老师申洪涛告诉记者,20年前,当陈新呱呱坠地时,不幸患上了一种极其罕见的病症——新生儿溶血(RH溶血)核黄疸,陈新变成了一个听力全无的严重脑瘫患儿。

“当时扬州的医疗条件有限,如果怀孕时,孕前检查进行干预治疗,出生后就是一个正常的孩子,也不会经历这么多难以忍受的痛苦。”陈新的妈妈看似平稳的语气中,仍然无法掩饰心痛。陈新5岁以前,父母就抱着他,奔走在大城市的医院。为此,父母双双辞去了待遇优厚的工作,成为孩子的全天候专职陪护者和“治疗师”。

“医生劝我们放弃,重生一个。但他是我们的孩子,是一条生命,即使时光倒流,我们仍然选择不放弃!”陈新的爸爸陈昊满目柔情地看着陈新说道。

“陈新其实是我们的第二个孩子,第一个孩子临出生时不幸夭折了。”陈昊是一个颇有建树的园林设计师,当年,陈昊对第二个孩子满怀美好期待,可现实竟是如此残酷。

父母坚持不懈帮康复

能够自立,还上了大学

就这样,他一边送孩子治疗,一边买来了相关医疗书籍自己研究,期待奇迹的发生。在这些年陪伴陈新治疗康复的过程中,陈昊夫妇也成为了一对康复专家。

“孩子当时运动神经受损,正常孩子会爬、会坐、会走、会吃饭、会喊爸爸妈妈,陈新全都不会。”陈昊说,为了教陈新学会爬,他们一个在前拉住孩子的手,一个在后抓住孩子的腿,一前一后、一拉一推,硬是将爬的动作教给陈新;为了教会陈新用筷子吃饭,从5岁开始教,一直教到孩子上小学6年级,陈新才真正学会拿筷子吃饭;为了让陈新坐、立、走,他们更是动足了脑筋,制作多种特殊的辅助工具与鞋子;为了让全聋的陈新语言功能不丧失,仅一个“啊”的音,陈昊夫妇就让孩子看着口型,练了几百遍……

“脑瘫患儿的干预康复治疗越早越好,迟了就没有办法。在对陈新进行康复训练时,旁观者看了要报警,说我们太残忍,怎能这样虐待孩子。我们也很心疼,但也不能放松。因为我们不可能陪他一辈子,照顾他一辈子,他只有能够自立了,才能有尊严地活着,我们才会放心。”陈昊说道。

从幼儿园到高中,因为陈新的身体情况,幼儿园、梅岭小学、竹西中学和扬州市商贸旅游学校相关的校领导与老师最初都犹豫过,但面对陈新的考试成绩,看到陈新的自强努力,看到陈昊夫妇的不放弃、不抛弃,最终都接纳了陈新,并对陈新给予了更多的关爱。

幼儿园发现绘画天赋

绘画打开了人生的一扇门

上幼儿园时,老师发现陈新画的儿童画,色彩特别有感觉,造型也很独特,美术专业出身的陈昊夫妇也发现了陈新的绘画天赋,而且陈新拿起画笔画画时,也显得特别快乐。

“从小到大,陈新的画作参加各种比赛,基本都能获奖,这对我们、对孩子的鼓舞太大了。但因为功课紧张,直到高中,我们才让陈新接受较为正规的绘画训练。” 陈昊说,就在高考前夕,陈新妈妈骑车送孩子上学途中出了车祸,陈新的腿部骨折,陈新妈妈则严重得多,医生两度下了病危通知。

“陈新不肯放弃参加高考,坚持要上学。”陈昊再次停下手中的工作,每天早起为陈新做好饭,然后送孩子上学,将他背上5楼的教室,等他放学再接回家。每天,他还要去医院探望顽强挣扎的妻子。

“爸爸妈妈给了我爱,我也要把我的爱给他们。我的每一幅画,都是我对爸爸妈妈、对大自然的爱,都是我的情感表达。”陈新说。

“对于画家来说,眼里的世界色彩斑斓。而对于陈新来说,这个世界有点特别,心中一直潜藏着一个他期待的色彩世界,直到绘画打开了这扇门。画画对他的生命而言,意味着尊严与自信,还有爱,绘画是陈新精神世界的光,当他拿起画笔,在画布上挥洒着颜色,就像魔法师点石成金一样。通过画画,他走进了自己的心灵滞留之地,然后用画面展示给别人看。”申洪涛说。

   
(责任编辑  许建香)

2017-04-19

相关新闻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