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歌手郑剑泽的音乐之路

在黑暗中摸索,为梦想寻找自己的舞台

2019年10月15日  南方日报  SC03版  何雪峰 刘玳杞 统筹:张玮

2019“听见好声音”视障声艺表演活动培训班合影,图中最后排右三为郑剑泽。刘玳杞 摄
2019“听见好声音”视障声艺表演活动培训班合影,图中最后排右三为郑剑泽。刘玳杞 摄

“他们从台上下来后非常兴奋!说团长你没骗我,下面真的有好多观众……”这是一场再正常不过的演出,射灯通明、观众热情,唯一不同的是,台上的歌手都是盲人。

作为这场“听见好声音”活动的总导演,深圳市义工艺术团的团长蔡健妮说,盲人朋友其实比普通人要更加敏感,也更有真情。

首届“听见好声音”视障声艺活动由深圳市青少年活动中心、深圳市盲人协会主办。“视障群体主要通过声音和听觉来感知外界,他们很多都喜欢朗诵、声乐、乐器,更渴望接受专业训练。”深圳市盲人协会副主席余冠彬也是一位视障人士,他说,这一次有20名海选晋级选手,他们之中有盲人按摩师、钢琴调音师和业余表演者,其中大部分没有经历过专业训练,“这或许是大家从业余走向专业表演的开始。”

为学琴风雨无阻不知撞到多少电线杆

郑剑泽是蔡健妮口中盲人朋友之一。“在我18岁那一年左手受伤骨折,那是我人生的低谷,是音乐把我带出来了……”

2010年,郑剑泽在家养伤,走在路上忽然听到一阵吉他声,用他的话说,仿佛命中注定。“那是一家琴行,有人在弹吉他,我当时不知道那是吉他,只觉得很悠扬。”

郑剑泽回忆,当时店主说,店内可以学吉他,但是当他注意到郑剑泽是盲人时,犹豫了。“我觉得是我打动了他。”郑剑泽说,他用不到一个小时,弹出了老先生教的简单调子,并在店门口唱了一首歌,吸引了几十个人来听。

回忆起那段岁月,郑剑泽笑着说,自从买了吉他后,他风雨无阻来到琴行学习,“20分钟的路程要走近一个小时,沿路不知刮碰了多少辆摩托车,撞到多少根电线杆”,就这么走了过来。

音乐里充满了神奇的物质,歌曲的旋律可以翻过心灵的围墙,把情绪传递给世界。这让郑剑泽愈发着迷。

“我觉得通过音乐,我找到了自信。”郑剑泽说,音乐带来的不仅是个人的愉悦,还有朋友的赞赏,以及改善收入——哪怕并不那么稳定。

视街头为舞台为了梦想辗转各地

决定走音乐这条路后,郑剑泽不满足于仅仅学吉他,还找了一位声乐老师作家教。为了赚学费,他向堂姐借了600元,买了一个旅行箱样子的音响,开始成为街头艺人。

“这条路并不好走,但除了音乐,我真的没有别的什么东西可以拿得出手。”郑剑泽有理想,他希望可以走下去,可以继续深造,可以离开家乡听一听外面的世界。

在旁观者看来,盲人在街头,十之八九是“乞讨”,郑剑泽却说,“我不怎么在乎别人如何看我,很多人因为没有舞台,埋没了梦想,我不希望自己这样。”成为街头艺人的第一天,郑剑泽只赚了30元,“相对来说比较辛苦”。

慢慢地,随着学习和练习,郑剑泽在家乡有了些许名气,他去过广场、酒吧、饭店,辗转去到各个城市的舞台。

学音乐第5年,郑剑泽决定跟一个街头艺人组的团到江苏表演。这是他第一次出远门,他的外公很担忧,为此狠狠吓唬了他:“你一个盲人本来就不方便,还要出远门,万一被坏人骗了,看你怎么办……”

他笑着说自己也怕呀,“就算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也不会怨天尤人,这是我的选择。”他说,离开家门,就算赚不到钱,也不会花到家里的钱,这也算为家里减轻负担。

总有一天要让更多人听到我的歌曲

这一次,郑剑泽听朋友说,深圳有一场针对视障朋友的集训加表演活动,他就报了名,并且通过了海选,来到了深圳集训,最后登上了“听见好声音”的舞台。“我要加油,要抓住任何一个机会,说不定这就是人生转折的契机。”郑剑泽说。

但是,在针对盲人进行集训时,蔡健妮和集训老师遇到了一个难题。“我们培训过自闭症、脑瘫……但他们都看得到。视障朋友们看不到老师的表情,找不到哪里是丹田,不清楚该怎么发声。”

“他们很失落,也很紧张,我就想,不能这么算了。”于是,集训第一天当晚,加练就开始了。几人一组,躺在椅子上,老师一个一个指给学员——哪里是横膈膜,要用比呼吸大多少的力来发声,一点点调整,一次次感受,收获与日俱增。

与郑剑泽一同参与集训和演出的还有19位视障朋友。“我和他们相处很好,仿佛回到了小时候,一起排练,一起打闹、开玩笑。”在集训的最后一天,郑剑泽说他心情很低落,很舍不得一起表演的伙伴们。

“因为种种原因,盲人常常自我封闭,但音乐和艺术的确是吸引视障人士走出家门很好的方式。”这是蔡健妮全程参与了集训和汇演后的最深感受。

集训后不久,首届“听见好声音”视障声艺汇演在深圳市青少年活动中心大家乐舞台举行。

这场演出在室外,天色暗下来后,现场灯火通明。虽然场地不大,但现场不仅坐满了观众,后面还站着很多闻声而来的市民。

“他们那天从台上下来后都非常兴奋!说团长你没骗我,下面真的有好多观众……”回想起汇演当天的情景,蔡健妮总是很感动。

“以后每年都会举办这一赛事,打造盲人专业艺术团队,常设20—30人席位,并引入竞争机制实现团员更替,参加公益演出和准商业演出。”余冠彬说,未来,盲人朋友们还有机会参与更加系统的训练,可以选择加入由深圳市残联成立的盲人艺术团,走进社区、企业、养老院等地,用他们的声音服务社会。

“总有那么一天,我要写出自己的原创歌曲,让更多人听到他自己创作自己演唱的歌曲。”郑剑泽说。

(责任编辑 黄燕如)

编辑日期:2019-10-15

相关新闻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