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护理了1000多名孤残儿童

2017年07月08日  深圳商报  A03版  记者 管亚东

费英英踏进宝安区福利中心大门时,19岁;当年一同从校园应聘来的18个同事,3个月后就只有她一个人留下来;15年光阴荏苒,从英英姐姐到很多很多孤残儿的“妈妈”。昨天下午,在深圳市民政领域先进模范人物报告会上,她的故事让很多现场听众感动得泪眼朦胧。

她的大爱得到了全社会的肯定。她是南粤楷模,是走进人民大会堂领奖的全国劳模,更是今年刚刚当选深圳民政系统唯一的十九大党代表。

一位19岁的“未婚妈妈”

在宝安区福利中心累计接收安置的近1500名弃婴(童)中,残疾患儿比例高达90%。这些孩子大多身患残疾,有的患病。这就是2002年,刚刚19岁的费英英从重庆民政学校毕业,应聘来到宝安区福利中心面对的情况。“照顾和护理这些孩子,当时内心感觉压力特别大,和我一批从学校招聘来的18个同事,不到三个月就陆续辞职,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还在孤残儿童这个岗位上!”

“2002年7月的一天,我带一名叫奇奇的孩子去医院体检,在大厅里他突然站着不动了,一直盯着旁边那个小朋友,原来那孩子左手拉着爸爸、右手牵着妈妈。奇奇渴望的眼神一下子就触痛了我的心,他抬起头来问我:‘英英姐姐,为什么我没有妈妈?’当时我鼻子一酸,摸了摸他的头,俯下身子把他抱起来,哽咽着对他说,英英姐姐就是你的妈妈,福利中心就是我们的家。”

几天后,费英英正忙着给小朋友分饭,突然有人扯她的衣角,回头一看,是奇奇!他仰着头怯怯地叫费英英:“妈妈,妈妈。”费英英愣了一下,忍住眼泪搂着孩子对他说:“乖乖,妈妈给你盛饭……”那一刻,她忘记了自己还没结婚。

给残缺孩子的爱不能残缺

从那一天起,至今15年。这个“妈妈”对孩子们视如己出,尽力地去疼爱和关心他们。因为90%有残疾或各种病患,照料他们不仅要细心,更得有百倍的爱心。

费英英说:“有个叫小观山的孩子,4岁被遗弃,送来时患有严重的脑积水,很依赖经常照顾他的我。”2005年9月的一天,她正在休假,中心来电话,说小观山病情加重,要立刻去医院做手术。她马上赶回去,把孩子送进手术室。

手术后孩子昏迷未醒,身上插着引流管,还打着点滴。费英英守护在他身边,彻夜未眠。第二天晚上,孩子还没有醒过来,她边给他洗脸、换衣服、用棉签蘸水喂他,边呼唤他的名字,一直熬到午夜。当邻床病人家属递给她一块月饼,她才想起来当天是中秋节。打开手机,17个未接来电,都是远在家乡的妈妈打来的。她赶紧把电话拨过去,一听到妈妈的声音就哭了,好久才憋出一句话:“对不起,妈妈。我在照看一个生病的孩子,他没有妈妈……”

第三天下午,当她给小观山喂水时,发现他的手指动了一下,连忙不停地叫他。10分钟后,小观山终于睁开了眼睛,虚弱地说:“英英姐姐,我在梦里听见你叫我了。”她抚摸着孩子的脸,提到嗓子眼的心总算放下了。看着小观山一天天好起来,觉得自己的一切辛劳都值了。

参与护理了1000多名孤残儿童

护理孤残婴幼儿,还需要有专业的护理知识,科学护理才能让他们健康成长。有一年,中心接收了一个被遗弃的女婴,体重刚过一公斤,头还没有一个成人的拳头大,大家都疼爱地叫她“老鼠妹”。因为早产,孩子发育不好,费英英就利用自己学过的知识,采用科学的方法照料和喂养。“她抵抗能力差,我们特别注意保温,不让她受凉,多带她晒太阳;她一次只能吃二三十毫升牛奶,我们就每隔一小时喂她一次。”就这样一天又一天,“老鼠妹”的身体好了起来,脸色红润了,10个月的时候长到了5公斤,非常逗人喜爱。不久她被一个爱心家庭收养了。

“走的那天,我吃不下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静静地给她洗澡,换上漂亮的衣服,喂她吃了在福利中心的最后一顿米糊……”费英英的话,让很多听众都眼角潮湿。

15年来,费英英参与护理了1000多名孤残儿童,通过他们的努力,800多名孤残儿童融入了社会,回归了家庭。

(责任编辑 黄燕如)

2017-07-08

相关新闻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