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闭症孩子眼中不老的妮妮姐

紫飞语特殊儿童康复中心主任徐光妮

2017年3月3日 深圳特区报 A12版

年轻姑娘勇战世界难题

头一次听说自闭症这个词,徐光妮准确地记得是2003年某天报纸上看到的。“当时我觉得特别震撼,从没想过世界上会有这样一群特殊的孩子:他们拥有清澈的双眼,却冷若冰霜,从不与你对视;他们拥有灵敏的听力,却对父母的呼唤充耳不闻”。

当第一次真真切切地看到这样一群孩子时,天生喜爱孩子的徐光妮内心有着难以言说的心疼。年轻的她决定,要和自闭症孩子一起挑战命运。在她看来,这是可以战胜的科学难题。那一年,河源姑娘徐光妮22岁。

只是,现实远比想象中更考验人的意志。最初,徐光妮的工作进展得相当不顺,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遭遇孩子的不领情。

“那时,我只有一个执念,就是不管多苦多难,我都要努力,再努力一点。”凭借这份信念,徐光妮逐渐开始被孩子们接纳,也在教学过程中收获成长。一向坚强的她,在自闭症孩子第一次开口叫妈妈时与孩子的妈妈抱头大哭。

回忆起过去,徐光妮淡然而平静。徐光妮告诉记者,曾经,她也因孩子半年学不会“西瓜”的发音而灰心泄气。最后,她研究变化很多种不同的教法,最终让孩子明白了什么是西瓜;也因机构举步维艰,付不出工资想离开,但最后却选择了少领工资少花钱的方式留了下来;也曾因孩子情绪失控发脾气,抓住她头发扯下大片头皮而委屈流泪……而更多的时候,徐光妮是会心微笑的,在某个孩子听到呼喊,将视线转向她的瞬间;在孩子经过康复成功入读普通小学的瞬间。

十四载潜心钻研薪火相传

这一牵手,便是14年,从未放开。

从初出校门的懵懂少女,到如今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还在坐月子的徐光妮说,2005年参与发起创办紫飞语之后,自己累过、哭过,倦到极时也打包好行李想要逃离,千回万转却始终难舍孩子无言的依赖、家长殷殷的期盼,艰难中选择了坚持,坚持,再坚持。而这份坚持最大的能量,还是来自家人的鼓励和理解。

2011年,尚在哺乳期的徐光妮只身前往北京参加两个月的专业培训,就是为了用更专业的方式来爱自闭症孩子。无数个周末,徐光妮都是在专业培训学习课程现场度过,而很少有足够的时间陪伴自己的孩子。

徐光妮说,目前对于她而言,最迫切的是想要将亲身体验过的好方法、好理念带给老师和家长们,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改变自闭症孩子的命运。为此,加班熬夜梳理资料,举办无数场教师培训和家长分享,都是徐光妮的日常。在每次讲解中,她都细心地反复示范,手把手地教老师家长们进行行为观察记录分析和矫治塑造。而这些,都是帮助自闭症孩子重返社会的必修课。据不完全统计,14年间,徐光妮直接治疗的个案家庭达上百个。

 

 

(责任编辑:邹文锋)

2017-03-03

相关新闻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