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就是他欣赏世界的眼睛

深圳盲人艺术家董文强的明亮人生

2016年08月04日  星期四  晶报  A04-05版  记者 李静/文 金羽泽/摄

盲人的音乐路很艰辛,但董文强一步一个脚印坚持了下来
盲人的音乐路很艰辛,但董文强一步一个脚印坚持了下来。

董文强最爱的陶笛
董文强最爱的陶笛

董文强正在编曲,在他小小的工作室里堆满了各种乐器
董文强正在编曲,在他小小的工作室里堆满了各种乐器。

生活中的董文强总是面带微笑
生活中的董文强总是面带微笑

2016年盛夏,深圳市第12届外来青工文体节器乐大赛总决赛在宝安举行,经过激烈比拼,80后管乐演奏家董文强荣获西洋乐一等奖,赢得满堂喝彩。说起董文强,近年来在音乐界可谓声名鹊起。他是国内屈指可数的陶笛演奏家;去年在韩国获得世界金奖;刚刚完成中国内地第一部陶笛演奏教材的编写。

在深圳这个藏龙卧虎的地方,这样有本领的年轻人也许不足为奇吧。但是,董文强还是有些与众不同之处的。因为,他是一个盲人。

有人把29岁的董文强比作当代的阿炳,但他并不认同。阿炳是30多岁时才双目失明,他的音乐成就,大多发生在此之前,或基于双眼健全时对世界的观察和体验。董文强则不同,由于先天原因,他的视力从婴儿时期就没有发育,10岁之后完全失明。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的身份就是盲人。从呱呱坠地至年近而立,他几乎都生活在黑暗之中,对他来说,音乐就是所有的光明,就是他欣赏世界的眼睛。

“如果眼睛健全,我估计也就跟大多数农村孩子一样,在山村读书生活,终老一生;也可能到城里打工,迷失在灯红酒绿里”,董文强说,人的命运就是这样难以捉摸,难以预料;想到这里,他不会去抱怨什么,只会对当下倍加珍惜。

除了看不见,他一点也“不像”盲人

来到董文强的工作所在地宝安残疾人联合会,远远地便听到工作室内传来阵阵欢快的琴声,推门一看,他的妻子在弹奏古筝,一旁是他的岳母及3岁的儿子,一个在收拾屋子,另外一个则不停地上蹿下跳捣乱,而他在房间里戴着耳机安静地上网。一家四口挤在二十平方米的房间里,其中还堆满了形形色色的乐器,看起来十分杂乱拥挤。

董文强一米八的身高,一张干净的笑脸,一头圆寸显得十分精神。听说要拍照登报纸,董文强仔细地整理起衣服来。

生活上,董文强是个“非典型”盲人。他每个月都要独自出门到十几个城市表演、交流,每次都是自己在网上提前订好机票和酒店,只要有人接送机即可,从来不需要别人陪同。

闲暇时,他常常一个人围着单位办公楼绕圈散步,其间不用拐杖,也不需要有人陪伴,从工作室到楼下轻车熟路,一个人昂首快步向前走。晚上,他留在这个小天地里,一来租的房子同样很狭小,二来他经常半夜起来摆弄各种乐器的习惯,着实影响家人和邻居们的休息。

但有时独处也会出意外,但他却总是轻描淡写一笑而过。在记者采访的前一天,他像往常一样独自绕着单位大院散步,不料一辆小车停在路中间,后盖高高地打开,董文强一头撞了上去,顿时鲜血直流。尽管伤得不轻,回来后他还是打趣说自己“中彩”了。

董文强是个资深“网虫”。普通人的电脑如果没有显示屏绝对没辙,而他的电脑的显示屏早已坏了多年。只要戴上耳机,他便可以听声音“看屏幕”,凭记忆敲键盘,浏览网页、上QQ、微信和其他音乐人交流聊天、打游戏、看小说,正常人能做的他都可以独自完成。他酷爱“鬼吹灯”系列小说,一天能“看”完一本,除此之外,还学习了简单的电脑编程,觉得特别好玩。他告诉记者,以前生活窘迫时,他还靠这些本事在一家游戏公司兼职做编程,以维持生计。

虽然眼睛失明,但在内心深处,董文强从来没有因此自怨自艾。即便时常遭遇磕磕碰碰,他也用健全人的标准要求自己。

盲人,就只能做按摩师吗?

董文强1987年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自幼双目失明。他的整个童年,几乎都在大连盲聋学校度过。

人的命运是很难捉摸的,上帝夺走了董文强的视觉,却给了他过人的音乐天赋,刚开始学乐谱时,老师教一首歌,他可以马上把谱子写出来,酷爱音乐的他还一口气参加了学校所有的音乐兴趣班,并刻苦学习了单簧管、萨克斯、笛、箫、唢呐等各种乐器的演奏。

音乐老师发现董文强是个好苗子,便建议他往音乐方向发展,刚开始董文强妈妈不同意,认为学音乐是“不务正业”。不料,小董文强跟老师一说,老师劈头盖脸就回了一句:“农民儿子就是农民,没有志气!”这句不客气的评价一下子激发了董文强的倔劲,说我没志气是吧?我偏要努力学给你看!

不但骂人不客气,董文强的音乐老师教学也非常严格,学生若有懈怠,会直接被棍棒伺候。由于条件简陋,为了不影响其他班级的学生上课,所有的吹奏练习都必须在室外的操场上进行,每到冬天,董文强的手都被冻掉几层皮。开始,一起学习音乐的盲人小孩有70多个,到最后,只剩下3个小孩还在练习。正是因为对音乐的喜爱和骨子里的倔劲,使董文强最终在鲜有盲人涉足的音乐路上坚持了下来,并在陶笛陶埙演奏上一骑绝尘,越走越顺畅。

在大连盲聋学校毕业后,董文强成立了自己的音乐工作室,并利用业余时间到西安音乐学院旁听学习。当时的他主要帮歌手编曲,做不署名的幕后创作枪手。但这种收入十分微薄,有时他不得不做各种兼职,如到医院帮患者按摩以贴补生活。

董文强陷入了长时间的迷茫。同届的毕业生大多从事了按摩等工作,而他想走的是一条跟别人不一样的路——音乐,这条道路能走多远,有没有未来?完全不知道。现实是,他上有多病老母需要赡养,同时还有一个失明的姐姐。何去何从,种种迷茫和纠结涌上心头。

艺术之门终于为他打开

在西安,他住在小砖窑里,听着当地老人嘶吼的悲切秦腔,对未来的不确定以及生活的窘迫和压力,让他倍感压抑。当时他的作品大多以埙为主,看不见的世界,看不见的未来,他借助埙来表达命运坎坷,倾诉心灵凄凉,正如当时创作的《秋水情》、改编的《江河水》,曲调悲愤忧伤,令人心碎,也让人心醉。

然而秋天除了清冷,还意味着收获。2010年秋天,陶笛进入中国内地,中国陶笛协会同时成立,得知董文强在埙上的造诣,一位杭州陶埙陶笛艺术推广人员找到他,极力邀请他尝试陶笛的推广工作。如当时绝大部分中国人一样,董文强对陶笛十分陌生,初步接触后,感觉它既不完善,且规格、材质均十分粗糙,便拒绝了邀请,对方也不勉强,留了一个陶笛便走了。后来帮一位美院老师配电影音乐,有一段他觉得用陶笛表现极好,于是便把陶笛从箱子里翻出来,吹了一段发现效果不错,这才正式打开了陶笛演奏之门并来到了杭州。没想到,正是这个不完美的乐器,让他找到了发挥的空间,玩出了花样,甚至一举成名。

深圳,给了他一片自由的天空

2013年,在杭州3年的董文强发现陶笛推广越来越走向商业化模式,不甘做商人的董文强再次选择了“出逃”。2014年,董文强在深圳举办综合管乐音乐会,机缘巧合认识了宝安残联艺术团团长肖雄彪,宝安残联刚好正在组建残疾人艺术团。肖雄彪力邀董文强担任艺术团副团长,并表示可以让他在从事喜爱的艺术工作的同时,拥有充分的自由创作空间。

这对于董文强来说无疑是个大好消息,这意味着他既可以坚持自己的艺术梦,同时还能解决家庭的负担。很快,他便把家

从杭州搬到深圳。宝安残联给了他一间安静独立的办公室和起居室,同时他可以保持定期到外地交流演出的自由,生活变得非常充实。

最让他享受的是独处的创作空间,工作室所在的宝安区残疾人联合会,背靠宝安公园,旁边是天主堂,环境清幽安静。“以前我在全国各地跑,居无定所,现在终于有了一片独立的天地。晚上整栋楼就我一个人,夜深人静时,灵感泉涌,我便从床上爬起来记录,所以经常会在大半夜拨弄各种乐器,发出很奇怪的声音。这个时候,天地间,仿佛就剩下了我一个。”董文强打趣说道。

有人认为深圳是“文化沙漠”,对此,董文强认为,“以前在其他地方演出时,主要担心钱不够,来了深圳后却担心观众不够。但文化沙漠只是针对专业音乐层面,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文化的渴求还是很大的,例如深圳小孩学乐器的非常多,氛围非常好。”

2015年底,董文强推出个人埙、陶笛专辑《陶魂雅韵》,在次年深圳宝安助残月中大卖。而专辑中收录的曲目,有一半是在深圳创作的,特色鲜明,风格欢快,就如深圳这座城市:时尚、现代、充满希望。

参赛者中唯一的残疾人,获得唯一的金奖

2015年10月,第五届韩国国际陶笛比赛在韩国洪城举行,这是世界上两大顶级陶笛比赛之一,董文强寄了一段表演视频给组委会,没想到很快接到了参赛邀请函。经过与各国选手的激烈竞争,董文强演奏了《弗拉门戈畅想曲》,兼具草原风情和摇滚风格,配上娴熟的演奏技巧,赢得了评委的一致好评,最终获得了比赛惟一的金奖。这是中国选手首次在陶笛赛事中斩获第一的佳绩。

带队参赛的肖雄彪告诉记者,只有董文强选择了用原创曲目参赛,其他的选手都是采用欧洲、亚洲音乐改编的曲目。“他也是比赛中唯一一名残疾人选手,在参赛过程中克服了行动不便,水土不服等诸多困难,最终披荆斩棘取得金奖,真是很不容易。”

“我从小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艺术家,但当我越往前走,我越觉得这条路很长,没有尽头。”

命运封上了他的眼睛,但他从来没有屈服。2011年,董文强迎娶了同样双目失明的无锡姑娘芸芸,两人因音乐结缘,虽然父母反对两个双目失明人的结合,但董文强坚持要娶一个有共同语言的另一半。如今,夫妻俩在音乐的世界里感受美好,芸芸现在也跟着小董开始学习各种乐器,有时帮忙做一些伴奏音乐,可谓琴瑟和谐,夫妻俩乐观而坚强的态度,让很多人都自叹不如。

“我认为无论命运如何安排,我一定要做真实的自己,对待艺术如此,对待生活也是如此。”董文强说。

另一扇窗是自己撞开的,不是上帝帮你打开的

从1996年开始学习音乐,董文强可谓是二十年磨一剑。80后、自幼失明、青年陶笛演奏家,这一连串的标签无不透露着一个阳光、向上的正能量故事。

2013年,董文强协同陶笛艺术家侯义敏,一起对三管陶笛的指法进行了修改和完善,增加了陶笛的音域,解决了多管陶笛换管时的技术死角,并丰富了陶笛的和声功能。

董文强创作的曲子,难度一首比一首高。2012年首张个人陶笛创作专辑中的《辽南欢歌》,被收录到陶笛考级曲目,并定为最高级类别;《弗拉门戈畅想曲》,除了他之外,目前只有3个人能吹奏;而明年他即将推出的《秋诉》,里面一段就有一口气吹500个音的超级纪录。

“很多创作人喜欢把歌谱藏着,担心音乐被复制模仿,我从来不担心这个问题。因为我把歌谱拿出来,别人也未必有我吹得那么好,等他们可以吹好时,我早就超越了自我。”董文强非常自信地表示。

最近,他刚刚完成了中国内地第一本中小学陶笛重奏教材的编写。

声音

在我努力前行的路上,很多人会拿这句话安慰我,‘上帝是公平的,他在关闭一个人生命的一个窗口时,又会补偿似地打开这个人生命的另一个窗口。’其实错了,上帝只负责关上一扇门,至于另一个窗口,只靠自己头破血流,一次次地去撞开,上帝没有义务帮你打开这扇窗。”

——董文强

(责任编辑 黄燕如)

2016-08-04

相关新闻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