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的铿锵玫瑰

在传递亚运会火炬的黄苏宁
在传递亚运会火炬的黄苏宁

今年年初,我约了黄苏宁在福田区残联福康之家做访谈。当我来到福康之家,看到门口的一棵树昨天被雨水清理得翠绿而没有了伤疤,雨残留在叶子上面,风吹拂树叶,还是会看到有几滴雨珠滴落下来。我在想一棵树的坚韧与一个人的毅力甚至是一个残疾人的毅力,是不是有某种关联所在呢?你能说树木被风吹不倒,不是承载了孤独去顽强成长;但你又能说人的脆弱在经过外部环境、无金钱医治所致后造成的残疾,依然乐观面对生活,面对生命,去努力学习和改变生活的现状,不伟大吗?到底是一棵没有开花的树给予的希望更多,还是一个残疾人的成功带来的教育更多?

见到黄苏宁的时候,她向我热情地打招呼,她本人看上去很有精神并不显老,1954年出生的她,头发还是一披黑色。她今天穿得很朴素,手里拿着把雨伞,我们边聊边走,一会就到了福康之家的大厅里。

福康之家前台服务站的墙上写着“把心放在残疾人事业上,把残疾人事业放在心上”,这两行字赫然醒目。墙壁还有一些活动的宣传册,展示的柜台上还有一些残疾人的DIY手工艺品,如灯笼,蛋糕,大象,龙舟等等,手艺都是挺棒的。黄苏宁告诉我,这些都是福田区残联举办的文化活动,目的是丰富残疾人的生活。

乘电梯上到三楼,来到一间办公室,我看见有一个书柜,书柜里面放着一些书籍杂志和奖状,其中有的杂志收录了黄苏宁写的文章。黄苏宁人挺和蔼的,我还刚坐下来她就急着拿水壶去烧水。我说让我来吧,黄苏宁不肯,眼看着她一瘸一拐的走路,我除了担心还有感动,或许她早已习惯了。

黄苏宁把水壶烧上水,然后准备好茶叶,我拿出一个笔记本和笔,她坐在我的对面,我们一边泡着茶一边聊天,我开始记录下她的励志故事:

黄苏宁,1954年出生于江苏南京,不到一岁患小儿麻痹症,开始发烧,常伴有头痛等症状,后留下了小儿麻痹症后遗症。父母带着她四处求医,先是从广州后转到上海医治,由于当时的医疗条件落后,最终导致右腿残疾,那段痛苦的记忆也成了黄苏宁人生的一段灰暗记忆。她缺少玩伴,总是一个人在读书中寻找欢乐,她在《八十年代的记忆》文章里有提到过那段往事。

从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到1977年,这10年间国家停止了高考,都是保送工农兵上大学。1977年恢复高考后,黄苏宁边工作边努力学习,1978年1月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广东医药学院(即现在的广东药学院)。考入学院后黄苏宁由于腿有残疾受到歧视,学校有的领导认为全国有近十亿人口,健全的人那么多,为什么要培养一个残疾人。学校领导教师有两派,一派认为黄苏宁自强不息,靠自己的不懈努力考上大学,她执着的精神值得赞扬;另一派认为国家出钱培养一个人才不容易,中国人那么多,如果培养出来一个不能为国家做贡献的人,那么不是可惜了。所以有领导叫黄苏宁自动退学。黄苏宁当时觉得自己已经被学校录取,怎么可能说不要就不要了呢。但学校不给黄苏宁报到注册,也不给她发课本。班上有同学非常同情和支持她,借自己的书给她学习。黄苏宁牺牲所有的午休和晚休时间看书,考试的时候门门功课成绩优秀。因此读大学时,黄苏宁除了勤奋学习,她还是一名出色的班干部。

从学校毕业后,她于1982年到深圳市科技局任职助理研究员负责情报咨询工作。情报工作需要外文,需要数据库,需要科研。黄苏宁每天都要翻译一堆文件,有时候还要查找资料,归类,甚至对更专业的术语通过网络、报纸去了解,去学习新的东西。黄苏宁想起她在大学读书的经历,作为一个国家培养的残疾人,如果不能为国家,为社会贡献一份力量,那算是一个合格的大学生吗?那么她不就是更被学校不看好她的老师、领导瞧不起了吗?每天工作的时候,同事总会看到黄苏宁来得最早,下班最晚,她在科技局任职助理研究员时总是诚诚恳恳、兢兢业业地工作,后面通过自身的努力获得了副研究员高级技术职称。

一份工作她一埋头苦干就是18年。在这18年里,1996年她被评为“先进女科技工作者”。为了更好地收集国外科技资料,为企业的新产品新技术做好科技资料的翻译工作,她不断充实自己,克服种种困难,带着不满三岁的孩子到深圳大学外语系英语夜大继续学习。由于企业新型技术的引进,科技情报对外语的要求高,黄苏宁就不断提高自身的英语水平搞科技资料翻译,为企业提供有力的数据参数。

时隔两年之后,1998年黄苏宁又被深圳市妇联评为“深圳好妈妈”,因为她除了对工作的热枕之外,也尽到了一个做妈妈的责任,能够时时刻刻带给孩子温暖与关爱。黄苏宁还被选为深圳市第四届、第五届人大代表,连续两届8年都为深圳残疾人事业的发展建言献策。

黄苏宁在厄瓜多尔举办的国际残疾人工作会上发言
黄苏宁在厄瓜多尔举办的国际残疾人工作会上发言

在深圳市科技局工作18年后,2000年黄苏宁调到深圳市残疾人联合会工作。在残联工作的15年间,黄苏宁发表数十篇论文和调研文章,在《中国残疾人》、《广东残疾人》、《特区实践与理论》等杂志上刊登,她还应邀到美国、加拿大和厄尔多瓜等国家参加国际会议,进行学术交流和推介深圳残疾人工作。

黄苏宁在深圳市残疾人联合会负责康复、保障权益、困难求助、无障碍保障等服务工作,经常深入社区了解情况。建立健全信访工作网络,搭建残疾人工作“平台”。黄苏宁告诉我说,有一次有个家长带着坐轮椅的小孩找到我说:“他担心他的小孩坐轮椅,上不了普通学校,怕小孩的身体残缺遭到歧视,会留下阴影。”为了保障这些残疾孩子有书读,能更好地接受教育,几年期间,黄苏宁经常与元平特殊教育学校和一些普通学校联系,到处奔走,宣传残疾人保障法,讲解国家保障残疾人的法规政策,深圳市政府制定的扶持残疾人政策等等。有残疾、有缺陷的孩子上不了学,又没文化,以后长大了怎么办?难道他们将来就只能成为社会和家庭的包袱吗?黄苏宁说,每一个人都是有梦想的,我们不能在孩子刚起飞的时候掐断了他们的梦想,我们要扶持帮助这些残疾孩子像健全孩子一样有接受教育和工作的权利。

黄苏宁还积极参与社会生活,她是2010年第十六届广州亚运会火炬手。当时深圳选拔的火炬手中,约六成是普通的劳动者,包括教师、医生、警察、军人、公务员、农民工和企业经营者等。他们不仅以积极、健康的心态投入到本职工作中,在不同的岗位上做出了突出的成绩,同时他们还十分喜爱体育运动。

黄苏宁在深圳市残疾人联合会工作期间也曾被评为“三八红旗手”。2013~2015年黄苏宁还受聘为皇岗出入境边防检查站年度特邀监督员。直到2014年黄苏宁退休了,她还一直为残疾人做实事、做好事,积极推动残疾人事业的健康发展。

黄苏宁英姿飒爽畅游在长江上
黄苏宁英姿飒爽畅游在长江上

听完黄苏宁的故事,我深深为黄苏宁敬业的精神,甚至对她在残疾孩子教育,服务残疾人事业方面做出的贡献为之感动,反观自己碌碌无为而感到内疚。从现在开始,我除了把黄苏宁老师当做学习的榜样之外,我想每一个青年更应该把日常的工作做好,爱生活,有理想,有抱负,做国家的栋梁。

从福康之家出来,天又下雨了,我和黄苏宁向上梅林地铁站的方向还没走多远,我赶紧把雨伞打开想要给黄苏宁撑伞,黄苏宁却自己打开了伞,一个人撑着。从采访到交谈,从撑伞到过马路,那些谨小细微的生活细节完全可以肯定黄苏宁是风雨中那么一朵铿锵玫瑰,任凭雨水的洗刷,依然傲然挺立,她不仅为残疾人教育事业奉献了自己的青春,也贡献了自己一份力量。也许若干年后,那些黄苏宁帮助过的残疾儿童,依然会记得“雨中的铿锵玫瑰”,那些读者依然不会忘记有那么一个为残疾人事业默默奉献的残疾人——黄苏宁。

 

福田区作家协会 蓝茂榕/文

(责任编辑 温凯菲)


 

2016-10-09

相关新闻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